来源:人民日报

  全国政协常委、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认为,最近两年全民阅读的风气渐浓,这与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自推动有密切关系。朱永新说,国家领导人热爱阅读、推广阅读,是民族的福祉,领导人身先士卒,就是无言的榜样,就是最好的广告。

  阅读立法

  为全民阅读保驾护航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原副局长邬书林在两会期间联合40多名委员提交了《关于尽快出台〈全民阅读促进条例〉》提案。邬书林认为,全民阅读应该和全民健身、全民教育一样,成为整体提升国民素质的国家基础战略,因此,阅读立法十分必要,应该尽快推动其出台实施。

  这份提案指出:1999年,我国国民的图书阅读率为60.4%,此后几年一直下降,2005年跌至48.7%,引发社会普遍焦虑。此后在多方共同努力下,国民图书阅读率得到缓慢增长,2012年升至54.9%,仍然落后于众多发达国家。2012年我国人均读书4.39本,远低于韩国的11本,法国的8.4本,日本的8.5本,美国的7本。此外,未成年人阅读量与阅读率下降、阅读公共资源和设施不足不均衡、阅读内容良莠不齐、缺乏组织保障和经费保障等问题也是促使委员们提出加快阅读立法的原因。

  据悉,20133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正式启动了《全民阅读促进条例》的立法工作,该项目先后列入国务院立法工作计划、中宣部的文化领域立法五年规划,目前已完成草案第九稿,立法宗旨、原则及制度的确立都较为清晰,为未来的完善奠定了良好基础。

  在全国性阅读立法稳步推进的同时,地方性的阅读立法工作已经大步前进。201511日,我国首部地方全民阅读法规《江苏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促进全民阅读的决定》开始在江苏省正式实施。31日,《湖北省全民阅读促进办法》正式实施。上海、福建、深圳等省市的全民阅读立法工作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引人瞩目的是,这些地方性阅读法规将全民阅读纳入政府工作规划,明确了政府在提供和保障公共阅读资源等方面的责任。《湖北省全民阅读促进办法》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将全民阅读工作所需经费列入本级财政预算,加大对全民阅读的经费投入。省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资金以及市(州)、县相关资金应当按照一定比例,专项用于全民阅读基础设施建设、全民阅读活动的组织以及对农村地区和贫困地区、少数民族地区、革命老区开展全民阅读工作的扶持等。”

  “在很多地方政府眼里,文化工作说起来很重要,但做起来就不那么重要了,经常以经费不足为借口能拖就拖。现在有了法规,对地方政府而言就是硬约束,地方政府为阅读立法等于是自我加压,确实体现了诚意和远见。”北京社科院学者、阅读推广人刘伟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