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阆中东山白塔记
作者:殷明辉 提交日期:2007-12-20 12:48:00 
  

登阆中东山白塔记


  

    白塔像一位高士站在东山最高处捋须吟诗,白塔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者,异常平静地俯视着阆中城的兴衰更替,白塔像一柄倚天的长剑,牢牢地插在风景如画的嘉陵江畔。白塔披一袭银白色素衣,在温煦的阳光下,分外耀眼。白塔更是阆中的标记,它老远就向着江上过往的舟楫招手致意。白塔张开双臂欢迎四方游子的到来,白塔像一块磁铁将我吸引到它的身边……我同妻子踏着东山山脊,踏着望不到尽头的石径阶梯,相携相呼,一步一步地向它靠近。


  

    始建于明代的阆中白塔共十三层,高二十九米,外形精巧,结构别致,塔内设有九十一级供游人攀登的螺旋梯道。白塔塔基系用坚固石料砌成八边形须弥座,塔身系用八边形锥体以不同规格的青砖砌成,四面开窗,通身涂上白灰,显得洁白无瑕。古人云:“白为上色”,真是大有见地。登塔放目,但见群山逦迤,万木苍翠,波光云影,气象万千。宽阔的嘉陵江水由西向东绕城而过,嘉陵江大桥像一条巨龙飞跨两岸。阆中城俨若仙都,大气磅礴,仰观俯察,真有“目观千里远,身在九霄中”之感。隔岸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的现代建筑把基调为青瓦屋面的古城区包围挟裹在较小的范围里,使古城街区显得异常局促,从整个景观上看,也颇不协调。不过,随着阆中古城声誉鹊起,这种状况将会有所改变。白塔筑于东山最高点,游人登眺阆山阆水,这里无疑是首选之地。


  

阆中自古以风水宝地著称,国内外专家一致认为阆中系当今中国大陆保存最完好的“风水古城”。天造地设的山围四面,水绕三方的优越地理条件,使阆中风水独具胜概,罕有其匹。居高临下,东山白塔可算领略阆中风水的绝佳之地。阆中境内有两大山系:嘉陵江以东属巴山山脉,嘉陵江以西属剑门山脉,两大山脉的分支余脉,在阆中分别呈西北至中南、东北至西南走向,形成东西北部高,中部低的堰尾槽状地势及多层次梯级地貌,游人伫立东山白塔凭高眺远,对于阆中的山川地理倘能细心体认,便能一览无余。《古今图书集成》有这样一段记载:唐贞观年间,一位观察天象的臣子向太宗报称,西南千里之外,时有王气隐现,太宗虑皇位动摇,急令星象官袁天罡赴西南测步王气。袁天罡奉旨离京,经秦岭一路测步到阆中,果见灵山嵯峨,佳气葱郁,大为惊叹,袁天罡测定风水龙脉在蟠龙山颈处,乃凿断其脉,以绝王气,其地遂名“锯山垭”。至唐高宗时,袁天罡告老辞官寓居阆中。无独有偶,唐代另一位著名数学家、天文学家李淳风也因景慕阆中风水和袁天罡的学问而移居阆中,袁、李二位风水大师殁后俱葬于阆中。袁李二人均属唐代著名天文学家,地理风水学宗师,唐以后阆中城的风水格局,建城选址皆与二位大师的风水理论指导有关。阆中地处大巴山、剑门山脉与嘉陵江的汇聚之处,北面逶迤而来的大巴山余脉蟠龙山系,为风水的“来龙”。而护送龙脉的嘉陵江从北面连绵不尽的苍峰翠谷间奔腾而出,活泼泼至于城北玉台山沙溪场便销声匿迹,偃旗息鼓,山水汇聚,若海潮拱辰,万邦纳贡,以成“九龙朝圣”之势,然后缓步徐行,由西向南,为塔山(即白塔所在山脉)、大像山所阻而北投,复经灵山阻挡而南流。嘉陵江呈依城抱郭之势,绕城三面,于盘龙山下,形成一“U”字形环带。古城阆中迎山接水,建造于这个山环水绕的“U”字形冲积洲上。“千水成垣”,“金城环抱”,此即风水理论家盛称的形胜之地。白塔山、大像山恰当嘉陵江水转折处,其山高大峥嵘、突兀江岸,锁镇水口,颇极雄阔之势,令人兴叹。


  

    我现在正留连于巍峨的白塔山绝顶处,我手中好似握着一把“锁镇水口”的钥匙,飞鸟掠过脚下,天风吹拂林峦,一派天籁共鸣,自然祥和的景象。远望锦屏山如画屏罗列,锦屏山后印斗、金耳、敖峰诸峰如泥丸跳宕,连绵起伏,近者绿,远者蓝,如一幅正在展开的巨幅水墨丹青画卷,夕阳返照,大光流转,奇景殊观,殆不可言。身临此境,不禁意气风发,不知手之舞之脚之蹈之也。美哉!锦阆中,美哉!东山白塔